首頁 閩東之光 資訊速遞

《詩刊》脫貧攻堅特別詩歌獎獲獎者謝宜興專訪

2020-11-24 14:30 來源:中國藝術報

微信圖片_20201124142817

詩歌是根植大地花開云端的寫作

——詩人謝宜興談現實主義題材詩歌創作

“一路紅燈籠領你進村,下黨紅了/像柑橘柿樹,也點亮難忘的燈盞/……/在下黨天低下來炊煙高了,你想/小村與大國有一樣的起伏悲歡”,這是詩人謝宜興寫給福建省省定貧困鄉——寧德市壽寧縣下黨鄉的詩《下黨紅了》,引起廣泛關注。他為寧德寫下一組“情詩”《寧德故事》 ,收入這組詩歌的《寧德詩篇》 (詩集)入選2020年中國作協第一批重點扶持項目,近日《寧德詩篇》獲得《詩刊》頒發的脫貧攻堅特別詩歌獎。日前,謝宜興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深入闡述其詩歌創作理念。

寧德過去給人的印象是“老少邊島貧”, 30多年來以“滴水穿石”精神和“弱鳥先飛”意識久久為功,創造了脫貧致富的“寧德模式”?!秾幍鹿适隆窌鴮憣幍赂鞯仫L貌與時代變遷,寫脫貧攻堅帶給當地老百姓的福祉,視角獨特,別具匠心,比如三都澳的夕陽、下黨的紅燈籠柑橘柿子樹、霞浦花竹的海上日出、官井漁火、崳山靈霧等,有一種畫面感,景色中蘊含著寧德的歷史與時代變化,蘊含著作者對故鄉的深情。

“我就是寧德人,對那片山水太熟悉了。我寫的就是自己非常熟悉的生活。比如‘一路紅燈籠領你進村’,就是我去下黨的時候看到的,沿路兩排紅燈籠延伸開來,非常美。”謝宜興說。寧德是謝宜興的家鄉,他寫詩30多年,一直關注鄉村生活里人的命運變遷,詩歌是他發自肺腑的獨白,也是寧德這片土地孕育出的花朵,來自對生活的發現與思考。

比如《為了遷徙的告別》,寫寧德“造福工程”搬遷脫貧計劃幫助船民上岸、山民下山,過上安穩生活,正來自于謝宜興從小到大的所見所感。他介紹道,過去船民過年有“走時”風俗,向鄉鄰討要糍粑圖個吉利,卻被諧音為“討死”。每天都蜷縮在船艙里,船民大都成了羅圈腿,老話“曲蹄仔上山,打死不見官”,說的正是船民飽受歧視的日?!,F在他們上岸定居,結束漂泊生活,“這30多年來,我親眼目睹了他們的生活和精神面貌的變化,由衷地為他們喜悅,詩歌也就自然而然地寫了出來。就像杜甫寫《聞官軍收河南河北》‘漫卷詩書喜欲狂’,是真實感受,真的歡喜,而不是為了歌頌或者某種目的。詩歌中若沒有真感情,那只能是朵毫無生命力的塑料花”。謝宜興談道。

在詩集《內向的疼痛》后記中,謝宜興曾寫道:“我把血液在動靜脈中的漫步稱為散文,把血液流到停止的過程稱為小說,而稱為詩歌的,必定是心血射入脈管的那一瞬間,猶如井噴,更似閃電。”詩歌是情感的井噴,是靈魂的閃電,《寧德故事》組詩情感卻似乎更內斂,更具有寧靜之美。對此,謝宜興表示,詩歌對于不同題材,要有不同的處理方式、不同的表現手法,尤其是脫貧攻堅主題創作,各地脫貧攻堅有其共性,又各有特色,更要抓住其獨具特色的部分,寫出別具一格的詩歌,情感或冷靜內斂,或熱烈奔放,一切隨心,根據創作時的情感體驗自然流露。

“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詩歌應該如何表現時代?謝宜興的答案是:對時代的洞察要入乎其內,在作品中的表現要出乎其外,詩歌要用詩歌獨有的表現方式書寫時代。在謝宜興的詩歌理念中,寫詩要對生活有深刻的體會,尤其是現實題材詩歌寫作,要像一棵樹一樣深深地植根于現實生活的土壤中,又要向上生長,開枝散葉,要長到云端之上,是根植大地花開云端的寫作。“詩歌之于現實,不是照相,不是臨摹,不是浮光掠影,需要深入現實剖析現實,又需要從現實中抽身而出保持距離進行返觀,避免‘身在此山中’的局限。因而,詩歌要有情思和感悟,即情感、思想和感受、穎悟。”

謝宜興是這么說的,也是這么做的,在《寧德詩篇》創作中踐行著自己的理念。他走訪調研屏南縣龍潭村,寫就《愚公新傳》,書寫曾經阻擋愚公的大山,現在通過互聯網將山里山外連在了一起,綠水青山變為金山銀山,風趣幽默,別開生面;又如《尋找一條著名的褲子》,根據上世紀80年代壽寧縣一家農戶全家人只有一條沒有補丁的褲子輪換穿著會客的真實故事,寫到現在歷史博物館在尋找這條褲子,“見證和思考一個國家一段歷史的滄桑”,視角獨特,引人深思;再如長詩《弱鳥志》,梳理寧德這只“弱鳥” 30多年來淬煉翅羽、展翅高飛的歷程,格局大氣。謝宜興說,“我們必然‘遇見’我們生活的時代,但‘遇得到’還要‘看得見’,還要對時代、對社會現實有自己的深入思考,使讀者有所啟示、有所共鳴,這是我們詩歌寫作者的責任”。

采訪過程中,謝宜興捧出剛剛打印的厚厚一本《寧德詩篇》詩集。他介紹道,詩集將比《寧德故事》組詩內容更加豐富,表現方式也更為多樣,既有對寧德山川之美、生態保護和人文歷史、文化建設的抒寫,更有對城鄉變化,尤其是農村脫貧致富、鄉村振興的敘事,表現閩東的錦繡河山、燦爛文化和閩東人艱苦奮斗、自立自強的精神。

為創作詩集《寧德詩篇》,謝宜興利用周末和休年假時間,走訪了寧德各縣市區的十幾個鄉鎮二十幾個鄉村,深切感受到中國鄉村的滄桑巨變。謝宜興說,邊走邊創作,越往前走,他越感到寫作不易,最難的是“眼前有景道不得”,尤其是面對相同或相似題材,要成系列進行下去,“難就難在如何做到取材角度不雷同、表現形式不重復和主題挖掘有深度,必須不斷做出變化,避免一不留神就可能陷入‘自我克隆’的窘境,第一首寫過了,第二首就不能再這樣寫。因此,我把系列中每一首詩歌的寫作都當作‘第一首’,警惕‘下一首’為慣性思維所俘虜”。他也不斷提醒自己,“現實主義題材寫作不是對思想意識或政策的機械圖解,不是戴著詩歌面具的公文,不是味同嚼蠟的文字分行;現實主義題材寫作也不是詩美缺失的遁詞,詩歌的語言、意象、意境、意味甚至韻律、節奏、情感、哲理等等詩性之美,任何時候都不可忽視,不能因有寫實因素,而降低對詩美的要求”。

微信圖片_20201124142812

謝宜興

責任編輯:劉寧芬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寧德網簡介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 加入我們

寧德網 版權所有,未經寧德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3512014001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1309374

廣告聯系:0593-2831322 職業道德監督、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新聞熱線:0593-2876799

寧德市新媒體網絡傳媒有限公司 地址:寧德市蕉城區蕉城北路15號閩東日報社三樓

閩ICP備09016467號-17 網絡舉報監督專區

日本欧美一区二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 日本欧美一区二区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