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頻道 外媒看寧德

東南網|閩東斗笠:纏繞住心中的鄉愁

2020-11-06 10:00 來源:東南網

潭頭鎮龍井坑村老藝人在編織斗笠。

“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過去的閩東以農耕為主,在鄉村,家家戶戶都有斗笠,用于田間勞作遮雨防曬,是沉淀在農人心中的濃濃鄉愁。如今,編斗笠這項有著千年歷史的傳統技藝,正在風雨飄搖的市場中頑強堅守,村里老藝人們,用手中的竹篾,纏繞住心中的濃濃鄉愁。

小小斗笠,千年智慧

初冬時節,走進福安市潭頭鎮龍井坑村,只見村邊綠竹縈繞,幢幢灰瓦土墻掩映其間。上世紀,該村因編織斗笠而聞名寧德,是閩東斗笠技藝的標桿。而現在,這個200多人的小村莊僅有3戶人家編斗笠。

挺拔峭立的翠竹,迎風矗立在龍井坑村房前屋后,竹子栽植簡、成活易、枝葉茂、四季綠、成材速,是農村人家編竹篾器、扁擔、曬衣竿的便捷良材,甚至桌椅板凳、房屋檁條、菜園柵欄等制作都可派上用場。制作一頂斗笠,需要選取初冬后的竹子,因為不容易被蟲蛀,將竹子鋸成竹節,剖成斗笠不同部位需要的竹篾,經砍、鋸、劈、切、剖、撕、拉、撬、編、織、削、磨等多道工序手工編織而成。

剖好的篾片,要粗細均勻、剛韌恰當,而編的斗笠是否精巧漂亮、方圓周正、牢固耐用,靠的就是打樣編織、卷沿的技藝。編斗笠要從帽頂開始,按一定規律將篾條編成帽坯:織的網眼,形狀要美觀,排列要整齊;里外兩層網面織好,必須用清水浸過的粽葉鋪放,否則粽葉干后卷曲就難鋪平展勻。帽坯編好后,再用柔軟的篾條將帽坯進行鎖口,竹笠就基本完工了,稍作整形后刷上桐油,晾干后才能出售、使用。

耕田夠糊口,編織合零用。以前,斗笠是農村生活的必需品,每逢圩日,村民都會將織好的斗笠挑到潭頭鎮及其他鄉鎮銷售。村里80多戶人家幾乎家家戶戶編斗笠,成為福安市遠近聞名的“斗笠村”。

推陳出新,留住鄉愁

“最好賣的時候一天可賣出四五十頂斗笠,每逢耕作季節,定做斗笠的人較多,一家大小經常要加夜班織斗笠。”老手藝人湯增壽說,行情最好時,他們一家全年編織斗笠一千多頂。每頂斗笠一角四分。不管怎么說,比起種田,做手藝不曬日頭不淋雨,還有現錢,手頭也活絡。到了上世紀90年代后,每頂斗笠還可賣到2元多。

當下,“青箬笠,綠蓑衣”的形象在農村田地里已不多見了,斗笠逐漸淡出市場。需求的減少,使斗笠市場逐漸萎縮,再加編織斗笠花費工時多,一頂才賣十元錢,導致村里從事斗笠編織的師傅越來越少了。如今的龍井坑,只有幾個老藝人沒有丟掉老本行,每天依然都在努力編織著那抹鄉愁。

閩東斗笠具有防曬、透氣、隔熱、防雨等多種功能,千年的使用,已在人們心中留下了揮之不去的鄉愁。閩東斗笠技藝的落寞,引起了許多專家學者和企業家的關注,如何既留得住鄉愁又看得見發展?寧德市政協文史委員王道亨說,閩東人杰地靈,手工藝品眾多,在歷史的長河中,有的手工藝品浴火重生,有的成為絕唱,如福安土窯燒制的陶瓷筷子筒,曾經是居家必備,現在已遠離人們視野。有消失必然有新生,人們耳熟能詳的手工制品穆陽線面,經過市場洗禮,如今產值已經過億元。閩東斗笠的出路在于創新,只有做到遮風擋雨和裝飾品功能齊備,才能破繭重生。

福建省亞太科學院高級研究員趙天躍說,在亞洲許多國家,別具風格的手工斗笠,始終是世界各地游客最好的旅游紀念品。如,韓國的斗笠,儒雅大方,極具美感,深得各國消費者喜愛,中方斗笠是湖南省的地方傳統手工藝品,經過不斷改良改進,占有了廣西、安徽、貴州、四川、湖北、江西、廣東市場,受到新加坡、日本、美國和芬蘭等國客商的青睞。斗笠雖然只是一種普通的大眾日常生活用品,但其深厚的文化底蘊、綠色環保的本色始終是最大的賣點,閩東斗笠只要緊跟時代審美觀念,就永遠不會被淘汰。

“在福安,千里竹林不僅是一道生態風景,更是一座惠澤一方的‘綠色銀行’!”寧德市青年創業輔導中心主任陳清感慨地說,這些年來,福安許多回鄉大學生,靠著竹子,打造出竹酒、竹工藝品等產業,成功創業?,F在我們的創業目標是工藝斗笠,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原生態并充滿民族風情的斗笠,商機無限,我們已經和斗笠老藝人談妥,正在著手籌備斗笠編織技藝班,用現代元素重塑古老閩東斗笠,讓閩東斗笠的風情成為一道亮麗的風景。(記者 莊嚴 通訊員 林耀琳 李郁 文/圖)

責任編輯:劉寧芬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寧德網簡介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 加入我們

寧德網 版權所有,未經寧德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3512014001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1309374

廣告聯系:0593-2831322 職業道德監督、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新聞熱線:0593-2876799

寧德市新媒體網絡傳媒有限公司 地址:寧德市蕉城區蕉城北路15號閩東日報社三樓

閩ICP備09016467號-17 網絡舉報監督專區

日本欧美一区二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 日本欧美一区二区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